+漸漸的消失‧然後變成另外一個他人+

書名:愛他,也要愛自己 ─ 女人必備的七種愛情智慧
( Loving Him Without Losing You )
作者:貝芙莉‧英格爾 Beverly Engel
譯者:楊淑智
出版社:心靈工坊
索書號:544.37014 6041
推薦指數:★★★★★



我想,這是一本每個女人都該看的書。

它告訴了我們,每個女人是怎麼樣漸漸的消失掉的,從社會、他人、期待、與種種的壓迫下,漸漸的,消,失。今天我不想花太多時間琢磨這本書裡面有多少精采的內容,或是它解釋了多少讓女人消失的因素,我只想單純的分享我自己的感覺,從這本書的閱讀裡面發現的,自,我。

從圖書館的書架上,莫名的將手伸向了這本書。也許,因為我知道我愛你,而我想,我的潛意識也許告訴了我「我不夠愛我自己」,又或許,我只是當作一本閒書來看,想要打一針預防針,好好的治療自己的問題。然而卻在閱讀的過程中,發現自己需要的也許早已不是預防針,而是大規模的特效藥,因為,我並沒有我自己想像的健康,甚至,我可能是最嚴重的患者。放任自己在關係當中漸漸的消失掉的人類,身為一個肩上揹負了從幼年時代以來的種種期待的女人,漸漸的消失掉自己,然後別人欣喜的說著「你真是個好女孩」。

這就是我們的文化,或說,這就是世界共通對於女性的期待。我們期待著女性可以哺育下一代,我們期待著女性擁有溫柔包容體貼關懷種種屬於「陰性」的特質,源自於文化的期待,男孩子可以爬上爬下向父親炫耀自己的體能很好,但是女孩子卻會在這樣的動作中被責罰「你記不記得你是個女孩子阿!難看,沒有家教」,所以女孩子學會了溫柔體貼,學會了柔順,學會了不爬高,不跳遠,學會了將自己漸漸的關在一個封閉而安全的空間裡面。(雖然,也有實驗說,男女源自於本能,本來就會選擇不同的空曠或是封閉的空間停留,然而,我也相信這是在不知不覺之間由文化所建構起來的,性別自我。)究竟是女孩子本來就不能飛,還是女孩子是被期待成為了折翅而不能飛翔的幼雛?曖昧而矛盾的事情是,他們同時又期待幼雛在家中是巨人。社會允諾了女性的等待,女性因家庭的駐足,女性因婚姻的遷移,家庭成為了女性的價值憑依,家庭成為了女性的價值彰顯,家庭成為了女性的腳鐐,同時也成為了她的世界,她從幼小的時候就開始學會了用家庭的角度去看事情,用家庭的角度去了解事情,家庭以外的事情沒有人告訴過需要關注,甚至也不被允許投注關注,因為「那不是妳的本分」。

是否,在這樣的腳鐐下。男性與女性的戰爭永遠都無法結束?是否,在這樣的腳鐐下,女性永遠都無法看到比男性更為廣闊的世界?是否,在這樣的腳鐐下,男性與女性永遠都無法平起平坐?而這並不是男人的錯,是女人緣自於社會文化的期待,早就選擇了成為折翅的女人。她們選擇消失,她們學會消失,而且更可笑而令人感到可悲的事情是,我們的社會是讚訟這樣的消失的。

他們讚頌著為了男性而委屈自己的需要,而葬送自己的性命,而隱藏自己的心願,而扮作黑臉已成全對方的女人們。詭詐的戲劇作家阿,詭詐的文學寫手,詭詐的童話編輯者,他們將女性的委曲求全寫的如此令人動容,又如此的令人牽腸掛肚入木三分,並再最後一定會安排一個令人落淚的歡喜大結局,告訴女性「你所受的苦終將平反」,妳所該得到的終將得到。所以,不知道有多少女性,看著花系列、瞳鈴眼、藍色蜘蛛網、金色摩天輪、台灣霹靂火、婆婆媽媽的韓劇潸然落淚,每一個委屈自己成全別人的女性都很美,縱使她無緣在生時看到自己平反,她死的至少很美而且讓人充滿掛念,而這「就是女人想要的」,她們都想成為某個特別的人,想成為某個獨一無二的人,想被人記憶,想讓人知道她曾經有過的付出,想讓自己心愛的人感覺到幸福,所以為了這個目的「就算委屈自己也無所謂」,而且「這樣才是好女人」,像是什麼什麼跟什麼什麼就是這樣阿,女人擁有太多的教材可以說服自己委屈自己,降低自己的需求。

但是好笑的是,女人都想扮演那個委屈求全的女人,但是同時卻又沒有辦法扮演的天衣無縫。委曲求全的女人必定是「從一而終」自始至終都是這樣的委曲求全的好個性,從來不會生氣,也不會傷害他人,總是可以忍耐別人所不能忍耐的。只是,這終究是戲劇,在真實人生裡面,沒有那麼好個性的人,也不可能有任何一個女人可以接受自己委屈一值持續下去而且不知道這部戲什麼時候才可以結束,所以,她們會爆發。在爆發的面前,女人總是面對著家庭與社會的,面對著種種的評價,以及種種的期待與壓力。該怎麼做?

不問理由,拋家棄子的女人肯定是壞女人。但是拋家棄子的男人卻有可能是為了事業出外打拼,男人跟女人的立足點本來就不平等,讓女人無法站立在很多點上,更愛自己。彷彿她們的存在從開始到最後,都是為了身邊的人而存在。

也因此,她們從小就承受的種種情感剝削,告訴了女孩她不值得,她不應該期待,她應該以它人的需求為優先,她們學會傾聽他人,學會承擔他人的情緒,甚至學會為了她人承受種種身體上的創痛,包含有種種鞭笞的傷口,以及大人伸出的魔爪,她們缺少了親密的擁抱告訴她們她們的價值,也沒有人告訴她們發生在她們身上的一切都不是她們的錯,她們日復一日的承受著,並且習以為常。認為這一切並沒有什麼不對勁,她們忍耐著,但是她們同時也無法繼續忍耐著,於是,化為病,化為惡鬼,化作生靈,化作種種家庭與社會的惡病。

最輕微也不傷害他人的,大概是想像著死亡。我猜想著。

在這條路上,我絕對不是孤獨的,因為我知道我的表妹跟我走在同樣的一條路上。需要的很多,需要的也很明顯,但是事實上這些需求應該是不被允許提出的,當我們渴望一些改變的時候也許我們需要孤注一擲的勇氣,把自己的性命壓在上面,因為已經無法再承受這個環境,也無法再承受這樣的現實,選擇讓自己用最乾淨的方式,不是情感或是需求上的消失,而是根本性的「消失」;但是曖昧的是,和均同時也看透了自己的需求,死亡只是一個手段,渴望博一把大的回來的賭注,所以,到底該成功好?還是不該成功好?既要可以簡單而不疼痛不難看的死去,又必須要假設倘若可以被救活不要留下任何的後遺症。曖昧。

也許,就是這樣的曖昧,讓死亡變得這麼困難。

我們消失著,我們也存在著。是自己讓自己消失,讓自己本來就不夠穩固的自我疆界崩潰,輕易的顯露在外人的面前,輕易的將身體交託給其他的人,輕易的墜入情網,也輕易的讓自己在一段感情裡面委屈自己,那是源自於靈魂深處的渴望,渴望被認同,渴望被需要,渴望被肯定,渴望被重視,渴望有一方可以立足的根基。我們一方面委屈著隱藏著自己真實的需要,又一方面期待著別人可以滿足這樣的需要,在這樣的供給與需求間掙扎。一方面為了別人的需要讓自己的需要在他人面前消失,一方面又期待透過別人的需要看到自己的存在。所以女人漸漸的扭曲著,在這種種關係當中,一面委屈著自己,也一面讓自己漸漸的虛無化。

但是,倘若可以。女人該學著「怎麼愛自己」。

學習著安頓自己,學習著疼愛自己,學習著沒有他人也可以安然自若,學著重建起自己生命的自我疆域,學著不讓自己過於易感而脆弱,學著維持自己的理智在妳滅頂以前,學著放慢腳步,學著多疼愛自己一些,學著告訴自己「妳值得」,學著告訴自己不必委屈,學著不要在乎太多人的眼光,學著擺脫一些妳一直認為妳應該要承受的情緒,學會分開自己與他人的情緒。

其實,倘若可以。男人應該也可以學著「怎麼疼愛女人」。

多花一點時間告訴她,你重視她,多花一點時間陪陪她,縱使她不曾大哭大鬧總是溫柔端莊的成全你所有的嚮往,她依然,會需要你的陪伴,多花一點時間陪她創造一些她的興趣跟世界,或是你們共通的世界,在這樣的世界裡,你們不需要看著彼此,只是單純的「看著同一個方向」應該也擁有另外一種不同的美好吧?多花一點時間問問她,妳的心情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想要說的東西呢?多花一點時間告訴她,她不需要委屈自己,她只要做自己你就很愛她了,多花一點時間跟她一起分享生命,而不是總看著未來跟事業,因為你們都應該相信只有陪伴彼此的時刻是最真實的價值,而不是珠寶鑽石,或是皮草大餐,是讓我們都之所以存在的那一切。那些回憶,那些共同珍惜的片刻,會讓我們的生命一直延續下去的東西。


邊緣性人格違常。精神官能症。強迫症。解離症。


如果我們學不會愛自己,也許,我們就沒有機會學會怎麼愛別人吧。或許,這樣的愛都是假的也說不一定。我正努力著,讓自己不需要你就可以存活,但是,似乎有些困難,也許,這正是我之所以成為邊緣性人格違常患者的理由吧,我猜想著,或許至少,我認為我自己是。要怎麼樣痛苦的用自己的雙腳站立起來,然後還能夠保持聯絡與愛?或許有時候,簡單的說句恨,然後好好的狠下心對自己會比較好嗎?學習,是件痛苦的事情,而自我分析更是,懵懵懂懂可以過一輩子的人,我由衷的羨慕,不需要理由的生存。

早在我看過書以前,就一直深愛著的故事。



我漸漸的消失著,跟著朝陽,化作美麗的泡沫。只是,會有人思念傳唱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lyn 的頭像
Evelyn

*Evelyn*

Evely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